<var id="f3nb5"></var>
<ins id="f3nb5"><span id="f3nb5"><menuitem id="f3nb5"></menuitem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f3nb5"></menuitem>
<var id="f3nb5"></var><progress id="f3nb5"><listing id="f3nb5"><dl id="f3nb5"></dl></listing></progress>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小说首页 > 古言现言 > 江太太又在闹离婚(沈云曦江离)
江太太又在闹离婚(沈云曦江离)

江太太又在闹离婚(沈云曦江离)

沈云曦江离《江太太又在闹离婚》是由大神作者抹茶曲奇写的一本爆款小说,沈云曦江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:他兀自进了里间,沈云曦屁颠屁颠地跟上,一进门,就看见窗台上盛开着一束向日葵。这是她来探病买的那一束。他高兴地问:你喜欢向日葵啊?看起来我买对了。

3

举报
下载阅读

沈云曦江离《江太太又在闹离婚》是由大神作者抹茶曲奇写的一本爆款小说,沈云曦江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:他兀自进了里间,沈云曦屁颠屁颠地跟上,一进门,就看见窗台上盛开着一束向日葵。这是她来探病买的那一束。他高兴地问:你喜欢向日葵啊?看起来我买对了。

小说简介

她转过头,身旁的男人还没醒,索性侧过酸痛的身子,肆无忌惮地盯着男人看。
五官深邃清隽,宽肩窄腰,标准的男模身材。抛开央城第一大家族继承人的身份不谈,他单凭这副令人垂涎的男色、就足够让无数少女趋之若鹜了。

江太太又在闹离婚全文阅读

天刚亮,沈云曦就醒了,茫然地发了会儿呆,才想起来自己身处何地。
她转过头,身旁的男人还没醒,索性侧过酸痛的身子,肆无忌惮地盯着男人看。
五官深邃清隽,宽肩窄腰,标准的男模身材。抛开央城第一大家族继承人的身份不谈,他单凭这副令人垂涎的男色、就足够让无数少女趋之若鹜了。
现在想想,她昨晚也是够勇敢。
睡着的男人忽地睁开双眼,眼底没有初醒的迷茫,视线锋锐如刀,落在她脸上。
沈云曦靠向床头,漫不经心又戏谑地朝他笑,“早上好啊,江学长。”
江离忆起了昨晚宴会上,她笑吟吟递过来的那杯酒。
他冷冷瞥了她一眼,掀开被子下床,在乱成一片的地毯找到自己的衣服,一边穿一边淡淡地问:“说吧,要什么?”
这就是江离。
人生字典里没有惊慌,疑惑,愧疚,只有这样的从容不迫和高高在上。
沈云曦托着下巴看他宽阔分明的背肌:“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学妹,我时隔两年回央城,连句寒暄的话都不说吗?”
江离穿完裤子回头找衬衫,发现床上披头散发的女人直勾勾地盯着他看,被算计的怒气忽然消了一些,但英俊的脸却冷漠依然。
“听着,昨晚是你算计我,我没义务对你负责。问你一句要什么已经是看在你叫我一句学长的份上。否则你以为你还可以在这里和我——谈条件?”
“谈条件”这三个字,他说的极尽嘲弄。
沈云曦脸上慵懒的笑微微僵了一下,不再插科打诨,直入主题:“我要你娶我。”
听到这么荒唐的要求,江离并不惊讶,只是面无表情地反问:“就凭昨晚?”
沈云曦哗地扔了被子,露出鲜艳凌乱的床单和满是痕迹的白皙身体,“这些够不够?”
目光触及到一簇妍丽的红,江离瞳眸紧缩,眼眶和胸口一阵阵发起热来。
他一瞬间失了神,却又很快若无其事地系衬衫纽扣,“那些勉强只能算作你轻贱、糟蹋自己的‘作品’,倒也不必拿出来展示。”
江离穿戴整齐,捡起被沈云曦扔在地上的被子,反手盖在她身上,遮住令人燥热难堪的斑驳痕迹。然后转过身,头也不回地往外走:
“你为什么算计我、为什么要嫁给我,你我心知肚明——我没兴趣陪你胡闹,更不会娶你。给你一周时间,想出更契合实际的要求、再来找我。”
沈云曦快速套上一件衬衫,上前环住江离的后背,男人动作微僵,不再继续往前走。
“我轻贱、糟蹋自己的‘作品’?真论起来,这些可有你一大半的功劳。需要我帮你回忆你昨晚有多激动而失控吗?”
她的伶牙俐齿,江离早就领教过。但从来没有一次,像今天这样叫他难以招架,这个嚣张的小姑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
江离咬着牙转过身,忍住把她“就地正法”的蓬勃意志,从喉间挤出来的声音透着凌厉:
“用下作的手段爬上男人的床,沈云曦,看来这几年,你在外面学了不少歪门邪道。只可惜,这些歪门邪道永远不可能成为你要挟我娶你的筹码!”
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随后甩开她的手伸手去开门。
沈云曦冷笑道:“我就知道江学长会不负责,所以特地做了两手准备。你现在开门,门外会有一堆记者等着你。你应该不想让咱俩这点事闹得满城风雨,人尽皆知吧?一旦闹大了,你该怎么向你那宝贝妹妹和高贵爷爷交代呢?哦,对了,你应该更不想让你那位神秘的白月光知道这件事吧?”
谁都知道,江离心中有个神秘的白月光。
央城的二代公子哥们,吃喝玩乐泡女人,唯独他特立独行、洁身自好到仿佛对女人过敏,半分不沾染。
江离开门的动作一顿,转身,对上她得意而挑衅的杏眸。
她好像总是坦荡恣意的,寻常女人会觉得羞涩窘迫的事情,她总是理直气壮。
就连她的漂亮都是盛气凌人的、张扬的,耀眼的像夏日艳阳。
江离看着她,波澜不惊地拨了个电话出去:“酒店清场,把客人和工作人员以外的无关人士全都请出去。”
沈云曦眼里的得意瞬间都成了怔楞,呆呆的样子透出些少女的可爱。
江离堪堪忍住险些溢出嘴角的笑意,略显恶劣地翘起薄唇:“小学妹,你太久没回央城,似乎忘了,你站的地方是我的地盘。”
沈云曦懂他的警告,不仅这家酒店是他的地盘,这座城市更是。
可是那又如何呢?她蓄谋良久,这些都只是开始。
江离走后,沈云曦留下来洗了个澡,水流经过皮肤,有些微的刺疼。
江离大概真的为他的白月光守身如玉,从来没碰过女人。她浑身上下就没几块好地了,一眼望去,全是斑驳痕迹。
不过想想也是,能为白月光守身的男人,怎么可能轻易答应娶她?
沈云曦有点失落又有点气愤地匆匆洗完,穿好衣服,就听手机嗡嗡直响,点开一看,微信消息和未接电话几十个。然而首先吸引她视线的是那条微博推送——
“惊爆!当红歌坛小天后林渊疑似吞药自杀、紧急送医抢救!”

江太太又在闹离婚免费阅读

沈云曦赶到医院时,林渊已经清醒了。
一万句骂人的话到嘴边又骂不出来,她比谁都清楚,林渊两年前患上了抑郁症,一直有吃药控制。但林渊在休息了一段时间后,主动提出了要开全球巡回演唱会,沈云曦以为她病情在逐步好转。
没想到演唱会刚结束,她们也才刚刚回到央城,就发生这种事。
云曦心疼又后怕。
林渊愧疚地看着她:“云曦,我想退圈了。”
她语气疲惫,却难掩声线的空灵。她靠着这把嗓子,一路唱到了歌坛顶端,但好像也就只能走到这了。
“我真的很累,太累了,这两年,我总梦见小晚……都是我的错,当年如果不是我拉着小晚陪我去参加那个节目,她也许不会死。”
小晚!
这个名字宛若当头一棒,把沈云曦敲了个寒颤,她脱口而出:“那不关你的事,是江新雨害死了小晚。”
这两年她们俩彼此默契地不提小晚,但都始终对小晚的死耿耿于怀。
林渊已经渐渐接受了警方的说法——秋晚是意外身亡,但她没想到,云曦依旧固执地认为是江新雨害死了小晚。也因为如此,她更加担心。
林渊说:“等我退圈后,你也辞去经纪人的工作吧。我们离开这里,忘记所有的不愉快,去别的城市,开始新的生活?”
“不可能。”沈云曦情绪越发激动。
林渊还想劝她,云曦却忽然抓住了她的手:“你生了病,又为演唱会那么忙,所以我没有告诉你——三个月前,我收到了一封邮件,里面是一张短信截屏记录,当年江新雨曾发短信约我见面,说要告诉我一个秘密,但我当时根本没看到那条短信,而小晚失踪的时间又刚好是江新雨约我见面的时间!”
林渊一时震愣,呆呆道:“你是说……”
“我怀疑小晚是看到了那条短信,然后删除了并替我去赴约。如果……如果赴约的人是我,小晚就不会死。其实是我……”
云曦越说声音越低,语气里难以掩饰的痛苦令林渊听了心疼不已,更是惊慌不已,“不是的云曦,这都是你的猜测罢了。不要胡思乱想,我们……我们一起离开央城吧。”
林渊太担心云曦会成为下一个她,活在长久的抑郁自责里,只想带她离开这个地方。
可是云曦早就下定了决心。
“我不会离开的。我要留在央城,留在江新雨身边,我要查清楚这件事。我不相信当年小晚和江新雨同时消失是巧合,江心雨那么嫉妒小晚,想方设法试图从小晚身边抢走寒萧,她有充足的动机伤害小晚,还有短信里所谓的秘密,我也要弄清楚。”
她们三个是十几年的好姐妹,云曦是她们三个里面最小的,性格却是最倔强的。
林渊知道她要做的事,她拦不住!可是……“江新雨是江离的妹妹,江家的大小姐,我们和她从前就是仇人般的关系,她如今是炙手可热的花旦,出行保镖助理一堆,你要怎么下手怎么查啊?”
沈云曦沉默了下,目光落在被男人啃咬过的手腕上:“昨晚江离把我给睡了——我一身家清白的好姑娘,总不能让他白睡。”
什么叫“江离把我睡了”?林渊用脚趾头想知道是谁先作的妖。
“你疯了吗!怎么能去招惹他!他是什么样的人,你不清楚吗?也不怕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!”
沈云曦无奈地笑笑:“我已经赔了夫人又折兵了。”
江离显然没打算凭这一晚娶她,备用的记者们也没派上用场。
林渊一听这话又要炸毛,云曦连忙又安抚:“好在我套路很多——唔,我提前在房间里装了摄像头。”
林渊简直想把沈云曦的脑子扯出来,看看是不是刻着疯批两个字:“这种视频拿出去,毁的是你自己。”
沈云曦知道这是走投无路之后的下下策,不会轻易用的。
她不能和江离撕破脸,而这则视频也许最大的作用也只是,让江新雨这个兄控看到气疯罢了。
陪了林渊一会儿,沈云曦准备离开,毕竟她现在有很多事要做,谁知在楼道里撞上了江离。

小编点评

沈云曦江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,深动人心,人物刻画饱满,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,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,文章大赞!

相关文章

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,全本随心看
立即下载广告
小高圆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