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f3nb5"></var>
<ins id="f3nb5"><span id="f3nb5"><menuitem id="f3nb5"></menuitem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f3nb5"></menuitem>
<var id="f3nb5"></var><progress id="f3nb5"><listing id="f3nb5"><dl id="f3nb5"></dl></listing></progress>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小说首页 > 古言现言 > 捡个便宜夫君(沈眠孟韫)
捡个便宜夫君(沈眠孟韫)

捡个便宜夫君(沈眠孟韫)

沈眠孟韫小说《捡个便宜夫君》全本已完结,沈眠孟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:王屠夫呸了一口口中的泥,凶悍地回过头瞪着沈眠,“这个小践人,害了我们家翠翠,我要杀了你!”说着,他挣脱着要站起来。孟韫马上揽过沈眠,一脚踩在王屠夫的后身上,将他全部人踩了下来。

3

举报
下载阅读

沈眠孟韫小说《捡个便宜夫君》全本已完结,沈眠孟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:王屠夫呸了一口口中的泥,凶悍地回过头瞪着沈眠,“这个小践人,害了我们家翠翠,我要杀了你!”说着,他挣脱着要站起来。孟韫马上揽过沈眠,一脚踩在王屠夫的后身上,将他全部人踩了下来。

小说简介

王翠面含春水,子女宫饱满凸出,腹部虽未凸出,但孕相十足,有双身之相,一看就是怀孕了。
沈眠要是连这都看不出来,真得妄当了这么多年的玄门掌教。

捡个便宜夫君全文阅读

沈眠被人从河里捞上来的时候,喝了太多水,呛得有点懵,就听见附近叽叽喳喳地声音响个不停。
“老孟家的媳妇,又寻死了?”
“可不是,听说还是为了李员外家的小子,跳河了!”
“也不知道老孟家做了什么孽,娶了这么一房媳妇。”
什么媳妇?
沈眠抹了一把脸上的河水,抬眼就看到四周站在衣着古朴,满脸黑黄的老弱妇孺,而在她面前,还站着一个年轻男子,微微拧着眉,面无表情,身上的衣服与她一样全都浸透了,但依旧挡不住他颀长的身姿。
“能站起来吗?”男子见她看过来,扭过头,正面望着沈眠,声音低沉。
沈眠一眼就定格在他的面相上,男子长得极好,龙章凤目,三庭五眼都极为规整,典型的富贵命,但眉宇间却凝着深重的青黑之气,破坏了原本的好面相,久病缠身,怕是活不长久。
这面相出现在他脸上,相互矛盾,让沈眠一下子皱起眉来。
孟韫以为她又在耍小姐脾气,眉头皱得更加厉害,却伸出大掌来,横在她面前,想要将她拉起来。
旁边的荷花村的村民,瞧见沈眠那一动不动,心不甘情不愿和孟韫回孟家的模样,便再次七嘴八舌起来。
“我说桁小子,这个不守妇道的臭婆娘,你还要她作甚?应该立马拉出去浸猪笼才是!”
一个穿着汗衫,膀大腰圆,满身横肉,一脸凶相的大汉,抖着满身的肥膘,颇为不屑地望着沈眠,往她面前吐了一口口水。
有他开头,其他人都跟着附和。
沈眠这才发觉情况有点不太对劲,她皱着眉,想起刚才在河里时,脑海里涨涨的,浮现出来的记忆,蓦然发现,她穿越了。
沈眠来自23世纪,灵气复苏,玄门昌盛,她胸口偃骨,年纪轻轻就成了玄门的掌教,穿越前并未身亡,只是喝了一杯酒,怎么就穿了?
从她的记忆中来看,沈眠穿成了一个不知名朝代荷花村内,与她同名同姓的村妇,也就是这些村民口中,不守妇道的臭婆娘。
眼前的这个男子,叫做孟韫,就是她名义上的丈夫。
沈眠当初并非自愿嫁给孟韫,所以夫妻关系并不和睦,她三天两头寻死觅活,连带着孟家成为荷花村的一大笑话。
今天她失足掉入河里,在旁人看来,就是又一次寻死,且有人往她身上泼脏水,说她是为了李员外的儿子,想攀高枝不成,才羞愤跳河。
这可误会大发了!
沈眠的记忆中,原身明明是被人推入河里,才不是跳河!
而推她下河的人,就在这些人之中。
思及此,沈眠抬眸冷眼瞧着方才叫嚷最凶的大汉,他是荷花村里唯一的屠夫,杀气很重,一副横死相,凝着他,沈眠开口,声音泡过水沙哑的难听。
“谁说我是为了个男子跳河的?你们谁亲眼瞧见了?”
“哟,你还会找借口了?”王屠夫看着沈眠,讥讽地道:“方才我家翠儿亲眼看着你攀扯李员外家的少爷,被推开后,羞愤跳进了河里,她还能说假话冤枉你不成?”
王屠夫说着,就把自己的女儿,王翠拉了出来,道:“翠儿你说,是不是你亲眼瞧见的?”
王翠并未随王屠夫的长相,容貌偏向柔美,且王屠夫家比一般人家有钱,将唯一的女儿娇养的跟镇子上大户人家的小姐一般,看着更是柔柔弱弱,让人心生怜爱。
而在原身的记忆里,沈眠正是无意中撞见王翠和李员外的儿子搂抱在一起,才被他们俩联手推进河里的。
王翠被拉出来,怯生生地望着沈眠,点点头:“是,我亲眼瞧见了……”
“你亲眼瞧见了?”沈眠抻着发软的双腿,勉力站起来,却站得挺直,一双清澈的眸子,宛若一张明镜,照出王翠虚伪的模样,她掸了掸衣袖上的水,沉声:“你有证据吗?一句你亲眼所见,便定了我不守妇道这么大的罪名?若无凭无据,只一句亲眼所见,就能定罪,那今天应该是我定你的罪才对。王翠,你自己做过什么,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?”
见沈眠沉静淡漠四平八稳地说了这么长一番话,孟韫忍不住扭头看着她。
沈眠自矜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小姐,一向笑不露齿,语不声高,还嫌弃村里人多穷酸,不愿意搭理村里人,便是与他说话,从来都不肯好好说。
今日倒是……
“我,我做了什么,需要你定我的罪?”王翠闻言,面上闪过一丝慌乱,“沈眠,我警告你,你别在这血口喷人,反咬一口!”
“我说什么了吗?你干嘛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?”沈眠含着淡笑凝着王翠,“我又没说,我瞧见了你和李员外的儿子抱在一起,也没说你们俩为了掩人耳目,把我推下河,你着什么急?”
王翠心头猛地一跳,这还叫没说,这分明什么都说了!
村里的人都不由得朝王翠看过去。
王屠夫勃然大怒:“姓秦的,别以为你曾经是千金大小姐,就可以随口污人清白!你自个儿不守妇道,已经嫁给孟家,却为了攀高枝享富贵,跳进河里,没凭没据还有脸冤枉旁人?真不要脸!”
“我说了我所见,就是凭空冤枉,她王翠随口一句就能定我的清白,你们爷俩是把荷花村当成了你们俩的一言堂,是非是错都由你们说的算?”
相比较于王翠的慌乱和王屠夫的气愤,沈眠显得很平静。
王屠夫冷哼道:“整个荷花村,谁不知道我家王翠最是柔善,向来规规矩矩,断然不会和男子私相往来!”
“柔善?看来你真不了解自己的女儿。”沈眠扫过王屠夫震怒的脸,凉凉地落在王翠脸上,没有错过她眼底的慌乱,“你非要我在众人面前说破吗?”
王翠心慌的厉害,“我,我做了什么事,还怕你说破?更何况,你根本就是胡言乱语,你的话没人信!”
王屠夫满脸硬气。
村民们一脸看戏,同时也不大相信沈眠。
因为沈眠在荷花村的名声太臭了。
谁都不愿意相信这个三天两头寻死觅活的女人说得是真话。
相反王屠夫一家,一直扎根在荷花村,虽脾气不好,但四周村民都对他家知根知底,更容易选择相信他和王翠。
看到所有人一脸不相信的模样,沈眠低低地嗤笑一声。
余光瞥见她唇角那一抹讥讽,孟韫忽然开口,“你只管说,公道自在人心。”

捡个便宜夫君免费阅读

沈眠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这便宜夫君,旋即扯了扯唇角,面对着所有村民,朗声道:“王翠父女俩非说想要证据——其实,想要证据很简单!我听见王翠和李员外的儿子说,她已经怀了身孕,你要是想要证据的话,就去镇子上找个大夫来,只要一把脉就知道谁说的是真话,谁又是红口白牙凭空污蔑。”
王翠面含春水,子女宫饱满凸出,腹部虽未凸出,但孕相十足,有双身之相,一看就是怀孕了。
沈眠要是连这都看不出来,真得妄当了这么多年的玄门掌教。
这话一出,在荷花村的村民心中,足够掀起滔天波浪!
未出嫁先怀有身孕,这若是真的,按照族规,那是得浸猪笼的!
所有人瞧见沈眠说得有理有据的,一时间都把目光放在了王翠脸上。
王屠夫满脸狂怒,“沈眠,你别太过分了!我家翠儿还是个黄花大闺女,你这样污她清白,是想让她去死吗?大家伙评评理,哪有这种没凭没据随口冤枉人的?”
相比较王屠夫的硬气,王翠面色却有些惨白,下意识地捂住肚子。
沈眠瞥她一眼,“说我没凭没据,这很简单,只要你有愿意去镇子上请个大夫来,一把脉就知道!我还亲口听见她和李少爷说,她已经怀孕三月了。”
“不是!”王翠立即反驳道:“我没有这样说,没有三个月……”
话还未说完,她就发觉自己情急之下说了什么,面色瞬间惨白的没有血色。
旁边的村民顿时一片哗然。
还真的怀了身孕?
没有三个月……那起码是真有了啊!
王屠夫方才还说沈眠不守妇道,结果私下与人苟合,还怀了孩子的,是他闺女!
这丢人丢大发了!
听得王翠这话,孟韫不由打量起沈眠来。
沈眠的目光一直锁定在王翠身上,没有看到他那探究的目光。
“你真怀了身孕?”王屠夫惊愕不已,猛地攥住王翠的胳膊,“是李康海那王八羔子的?什么时候的事?”
“我不是,我没有……”王翠拼命地摇头,还想要辩驳,却无言可辩。
沈眠缓缓地道:“我要是你,现在想得就不是辩驳之词,你肚子里的孩子不就是李康海的吗?现在拿着这孩子作要挟,你才有嫁进李家,成为李家少夫人的可能,不是吗?”
王翠面上空白了一瞬,不得不说,沈眠的话,正好戳中了她心中最深处的贪念,李康海为人好色,长相又一般,她最初愿意和李康海来往,就是看中了李家有钱,她受够了做穷人的日子,一心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。
而这个孩子,是她唯一的筹码。
也正是因为她怀了身孕,今天才在白天,冒险把李康海约出来,没想到被沈眠撞了个正着,李康海当时借口为保名声,联合王翠把沈眠推进了河里。
现而今是春日,河水冰冷刺骨,沈眠都被推下去一刻钟了,她才喊的人,谁知道她这么命大,竟然还活了过来,直接戳穿了她和李康海的秘密。
王翠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“你告诉我,这孩子是不是李康海的?”王屠夫却在沈眠这一番话里,抓到个重点,是啊,凭借着孩子嫁去李家不好吗?
只要王翠肚子争气,一胎得男,李家还能对她不好?
现如今她已经怀孕了,这是最好的出路。
王翠在王屠夫紧迫盯人的目光下,欲哭不哭地点了点头。
“好啊!李家那个王八羔子,把人家姑娘肚子搞大了,还不想负责不成?”王屠夫一把拽着王翠的胳膊,一边往村外走一边道:“你跟我去李家,爹去给你讨个公道!”
王翠心里忐忑,不知道这样去李家合不合适。
但架不住王屠夫力气大,硬是把她往李家拖。
看到王翠害人不成,王屠夫一开始还骂骂咧咧,说沈眠的难听话,现如今却不要脸地带着女儿上门讨公道,村民们顿时撇撇嘴,对王屠夫一家颇有不屑。
看着王屠夫就那么拉着王翠走了,沈眠松了一口气,腿软的厉害。
原身在河里泡了太久,以至于一命呜呼,沈眠不知为何接管了这幅躯体,但情况并没有好转到哪里去,她现在只觉得寒冷顺着风,一丝丝地往她的骨头里钻,冷得她忍不住浑身发抖,骨骼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,就跟七老八十的老太太一般。
看到她抱着双臂发抖,孟韫收回打量地目光,道:“回家。”
语毕,他便扶起沈眠的右臂,扶着她往孟家的方向走。
见他们都走了,围观的村民也都散了。
沈眠太冷了,亟需一个避寒的地方,便亦步亦趋地跟着孟韫,走了两步,她才发现,孟韫的右腿并不太灵活,似乎是坡脚。
也难为孟韫跛着脚,在听闻她跳河之后,还第一时间赶过来救她。
但凭他对原身这一番情义,原身也不应该成天寻死觅活吧?
沈眠仔细回忆了一下原身的记忆,才发现结症在哪儿,原身本来是千金大小姐,父亲是大官,位列四品侍郎,她自幼被当做大家闺秀养大,学的是琴棋书画茶香品茶,完全吃不得苦。
但在她16那年,父亲被以结党营私之罪处决,整个秦家的人,男被充军,女被充为宫婢。
就在沈眠也要被抓入宫当婢女的时候,孟韫的父亲拿着婚书来了,以沈眠早已是他们孟家的媳妇为由,将沈眠保了下来,她就此嫁给了孟韫。
后来她才知道,孟韫的父亲曾受恩于她的父亲,为报恩才拿着伪造做旧的婚书,来保下秦家这根独苗。
可沈眠呢,心高气傲,依旧自认为是千金小姐,看不惯乡野出身的孟韫,虽为了保命嫁给孟韫,但日常生活中,整日对孟韫和现在的生活挑三拣四,稍有不顺心就一哭二闹三上吊。
孟家因为愧对秦家,对她一再包容,却纵得她更加过分。
孟韫的父亲,便是于两年前,为满足沈眠想要吃山参的要求,于冬日上山时,死于坠崖,因为这一件事,孟韫的祖母,孟陈氏更加不待见沈眠,放言让孟韫休了沈眠。
但孟韫为了保沈眠,选择和孟家分了家。
见孟家一再保护她,原身也有些动容,渐渐很少作妖了,奈何今天却意外被推下河殒命了。
回想到这些,沈眠忍不住咂了咂舌。
这原身也太奇葩了……

小编点评

沈眠孟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,深动人心,人物刻画饱满,让读者很容易代入进去,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,文章大赞!

相关文章

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,全本随心看
立即下载广告
小高圆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