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f3nb5"></var>
<ins id="f3nb5"><span id="f3nb5"><menuitem id="f3nb5"></menuitem></span></ins>
<menuitem id="f3nb5"></menuitem>
<var id="f3nb5"></var><progress id="f3nb5"><listing id="f3nb5"><dl id="f3nb5"></dl></listing></progress>

玉殿萧萧第7章在线阅读全文

时间:2021-08-070举报小编:user44

齐央公主萎萎焉焉地躺在床上,也在后悔怎么没打死他。


当真是皇兄亲挑的侍卫,心比天高,还有皇上护着,罚不得太重,皇兄为了他竟还给自家皇妹下套!这合理吗?不合理阿!


杜玉眼前又浮现谢淮好看的眉眼,难道......皇兄对他......


这不能啊!那盼盼姐怎么办?做了这么久的皇后,连皇上的寝殿都没进过五次,苏盼每次提起他眼睛都会红一圈,当真是多情遇寡欲,独守空房,也得不到他半点垂帘。


若谢淮的事是真的......那盼盼姐......


杜玉捂上了眼睛,开始骂谢淮坏人家室水性杨花不知廉耻。


“公主,将军府二女蒋知秋求见。”一旁的侍女月牙上前提醒道。


蒋知秋?她来干什么?


杜玉道:“让她进来。”


话毕,一双素手拨开了珠帘,来人身着一袭青底莲纹裙,目含秋波,乌发边上的丹红珠钗到是衬得肌如白雪,吹弹可破。


蒋知秋微微下腰行礼,朱唇轻启:“臣女拜见公主。”


杜玉扯了扯嘴角:“你又装什么白莲花。”


“臣女没装,臣女就是。”蒋白莲还作势用手帕抹了抹脸上不存在的泪珠。


没救了,杜玉沉痛的望向她。


蒋知秋白她一眼,道:“你以为我想啊?要不是为了十日之后的花令会,我能这样吗?”她慢慢走到杜玉跟前,拿了块酥糕放进嘴里“我这次要是再不好好收拾那小贱人,我就不姓蒋!”


杜玉唏嘘,这“小贱人”也是莲花一朵,是陈太傅家的庶女陈青华,三年前落水被刚到上京的赵亲王救下,就嚷嚷着什么要以身相许,装的一幅深情样,后来赵亲王被指婚给蒋知秋,两人的梁子就此结下了。


陈太傅对自家庶女的死缠烂打不予理会,明摆着的想捡便宜,蒋知秋也是个真性情,虽然对赵旬没多大感觉,但还是受不了自家未婚夫整天被人骚扰。


“以身相许?”蒋知秋当时对陈青华这般说道“人家救了你还不依不饶,我看你这是破布找不到地方放,不知廉耻!”


陈青华当时是怎么说的?她眼睛都哭红了一圈,抽抽搭搭的说着:“姐姐为何要拦我一颗恩情之心?青华不过是想报答亲王当日救命之恩,若亲王有意,小女有情,姐姐又何来的话辱我二人呢?”


然后小莲花又嘤嘤嘤的哭成一片。


杜玉想想当日陈青华哭的惨样,好笑的看着眼前抹着糕点渣的人,道:“你是要以毒攻毒?你哭得过她吗?”


蒋知秋顿了顿,道:“大不了拉着你一起哭。”


有病吧这人,杜玉咬牙笑道:“谁要陪你一起丢脸。”


这次花令会太后,皇后,以及世家嫡女都会到场,不仅如此,还有王爷和公子们,实打实的相亲大会,那小白莲定是要抓住这次与赵旬相见的机会,哪会疏漏自己的演技,蒋知秋这性情跟她对线,还是算了吧。


皇兄也说叫她多留意公子们,看上了他就下旨赐婚。


可是杜玉面对一群眼里只有驸马位的世家公子实在是提不起兴趣来。


反正她还早,及笄还有一年,还能再快活一些日子。


蒋知秋提裙子走下去,道:“我先走了,公主再会。”


杜玉望着她离开的决绝的背影,突然想起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。


她好像还没选花令会的主花啊。


海棠艳丽,兰花端庄,桃花娇美.....


杜玉放空了脑袋思考着,旖旎多情的,娇艳含波的......她想着,脑海中浮现了那双波光涟漪的桃花眼,那人睨视着气鼓鼓的她,不可一世道:“公主,御前侍卫不是用来摘花的。”


“摘个花又不会掉层皮......”杜玉愤愤的嘀咕着。

推荐阅读指数: ★★★★★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

相关文章 / Related Articles

小高圆圆